超高校级的英雄A

怀抱热情而活的非理想主义者

【清安 | ABO设定】并非情人 ?(3)

【配图】twi: @hopeprpr



食用前注意:

◎ 本文攻受设定为Alpha加州清光× Omega大和守安定

◎ UP主本来决定这一章开虐

◎ 不知道怎么回事中间又拐到了温馨日常上(?!)

◎ 貌似是在下的爱妻之心在抵触(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于是继续在结尾画风突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2)

—— 特别要告诉诸位看官,UP主即将参加一场很重要的考试【高考并不】,因此下一次更新会在8月29号后【望海涵

第一章请戳→ (1) 第二章请戳→ (2)

加州清光赶到医院的时候,大和守安定已经被推出急救室很久了。

清光推开面无表情的救护义体人,紧张地查看了安定的伤势。令他意外又长松一口气的是,安定如瓷器一般的身体上没有他想象中狰狞丑陋的伤痕,除了一些淤青和细小的碎片扎伤外再无其他,而几小时前另一个Alpha留下的腥臭味也已经散去得差不多了。眼前静静躺着的人依然是他的大和守安定。清光伸出手,覆上安定的额头,想抚平对方在昏迷中紧紧蹙起的眉头。然而下一秒手心里传来的惊人热度就令他的心瞬间又悬了起来。

完成一系列住院申请和交费项目,清光这才有时间仔细翻看公安义体人离开前给他留下的简讯,内容大概是希望他择日陪同大和守安定一起去县公安局领取一下案件处理的报告及福利社下发的慰问赔偿金。清光冷笑一声删掉了这条简讯,近十年来Alpha及Beta蓄谋侵害Omega的案件案发不是一回两回了,清光父母身边的熟人中都发生过这样的事。而公安局对于这类案件所做的的报告里连加害者的姓名都不会透露,根本就是为了应付Omega国际人权组织定下的条例做做样子罢了。毕竟就在十几年前,Alpha随意标记一个路过的Omega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又天经地义。

「你最好祈祷在余下来的人生里不要被我找到呢,那位不知名的“朋友”。」清光恶狠狠地想着,掐灭了刚点着的香烟。他不会知道,那个侵害大和守安定的低等Alpha,已经死了。他先安定一步来到医院,现在躺在停尸房的角落里。

清光抽完了半包烟,决定这件事还是自作主张地告诉一下安定的母亲比较好。他在安定的通话记录里翻了很久才找到他家的号码。接电话的管家机器人告诉清光,大和守太太几周前又一次流产了,现在正在休养。清光回了句“那么打扰了”就匆匆挂了电话,其实他也隐隐猜到了安定的母亲最近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这个月抑制剂虽然还是加急送来,但是分量却减少了一些。安定看到了,只是默默从药柜里掏出了他平时攒下来的以防万一的备用抑制剂,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淡定模样。

加州清光怀着一颗沉甸甸的心回家给安定拿住院用的换洗衣服,家门口公安的电子封锁带刚刚撤走,走过路过的邻居忽闪的目光里满是暧昧。有楼道和街头随处可见的监控器在,清光暂时还不用担心他们会把安定的Omega身份宣扬出去。大敞的门内依稀可以看到打碎的花瓶碎片撒了一地,其中还混杂着“开膛破肚”的miji的零件碎片。清光捡起miji,准备把它送去维修继续在新租住的公寓里使用。他已经从公安义体人那里听说了,是这只忠诚的机器人小猫在被闯入者砸得粉身碎骨的情况下,还以大和守安定的名义向离家最近的公安局发出了入侵警报。被花瓶碎片割伤稚嫩身体的安定没有遭受到真正的伤害,还真是拜它所赐。

清光抱着miji的“尸体”踏过那一地碎片,上面的点点殷红刺激着他的眼球和心脏。他径直走进幼驯染的房间,手指触碰到床头柜抽屉时,Alpha少年迟疑了一下,捂住半张脸一口气拉开了这个叠放着安定所有内衣的木箱。即便如此清光还是被瞬间四散开的馨香信息素熏地口干舌燥。他这才意识到在与发育地越来越成熟的Omega幼驯染一起生活的两年多里,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已形成习惯的忍耐中度过的。他一边单手收拾着内衣一边考虑着接下来的日子要不要还是和安定分租两套相邻的公寓,再这么下去难保自己会有再次失控的一天。

回去医院的路上,清光总算遇到了这荒唐一日结束前的第一件好事。公寓附近那间一度倒闭的怀旧杂货店重新亮起了灯。他还记得家里的吃货在得知这家店关门的时候孩子气地失落了很久,毕竟还是学生的他们很难再买到这么物美价廉的传统点心了。

“说起来,加州君还真是爱吃金平糖呢~” 小个子的黑发店长和老客户寒暄着,慷慨地抹去了两袋糖果的零头。高大挺拔的Alpha少年闻言露出了和外表不怎么相称的害羞笑容,默默地在心里回答「其实是因为我喜欢的那家伙爱吃,我也就爱屋及乌了。」

清光回到医院时已接近午夜,安定还是没有醒来。额头的温度降了些,但依然烫得吓人。清光把金平糖摆在了离安定最近的柜子上,方便他一睁眼就可以看到它们。这方面他很了解他的幼驯染,就是这么简单朴素的方式可以令他好受很多。反倒是自己应该拿什么表情面对经历了那种事的安定,同样经历了一天跌宕起伏的清光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了。他匆匆洗漱了一下,握着安定打着吊针的那只手沉入了梦境。

迷迷糊糊中,加州清光感觉到握着的那只手颤抖着、紧紧地抓住了自己。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被溺水之人求救的错觉。清光撑开眼皮,两道水光刺疼了他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梦里吧,不然怎么会看到哭泣着的大和守安定。印象里他的幼驯染极少坦露出悲伤委屈的神情,罕有的那么几次里也只会看到泪水顺着他的脸汩汩地滑下,那只是流泪,不是哭。然而眼前的安定却像个丢失了宝物的孩子那样,孤零无助而撕心裂肺地哭着。

嘤嘤的哭声里,清光愕然地看着幼驯染机械似得举着空出来的那只手臂,伸出无力的指尖执着地够着那两袋金平糖,嘴里还口齿不清地念着些什么。加州清光努力了很久,终于听清楚安定喃喃呓语着的是「パパ」* 

这个温柔的字眼仿佛一道软刺,狠狠地扎向清光。他醒了,并立刻意识到了安定梦到了什么。这个觉悟令他心如刀绞 —— 所有最深最深的伤疤,被挖掘出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加州清光以为他磨去了棱角的安定早已忘记了那一切,然而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用柔软的时光营造出来的自欺欺人。他在一片朦胧的泪光与几乎令人窒息的心疼中摸索到幼驯染颤抖不已的身体,用几乎把对方镶嵌进自己灵魂中的力道搂住了它。

大和守安定原来的名字,是「冲田安定」。

tbc

* 既「爸爸」,大多是年幼的孩子对父亲的称呼,带有撒娇意味。

小个子的黑发店长就是小鲶尾啦【让喜欢的家伙来打个酱油www 工资两斤马翔(你)

评论(17)
热度(166)

© 超高校级的英雄A | Powered by LOFTER